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636555.com >
麻将文化怎样走向世界
发布日期:2019-10-07 16:11   来源:未知   阅读:

  胡适上世纪20年代在美国发现,中国留学生竟然靠教当地人打麻将赚钱,他受到了莫大刺激,惊呼:“谁也梦想不到东方文明征服西方的先锋队,却是那136个麻将军!”

  从此,中国的麻将“国技”,便很快在欧美日等国生根发芽,日本还创建了“麻将博物馆”。

  外国“麻友”们认为,麻将是中国的国粹,它体现了一种思维的美德,值得作为世界遗产来保护。

  上世纪20年代,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来中国掘金。他们惊奇地发现,中国有一种娱乐项目居然比风靡世界的电影更吸引人,电影院外打出的标语都是“麻将天天可打,好影戏不是常常有得看”之类的广告词。惊讶之余,来华的外国人也开始学着打麻将休闲练艺。

  这时候,西方麻将史中一个摩西般的人物出现了。曾在苏州美孚石油公司上班的约翰·巴布考克第一个尝试用英文整理并规范麻将的玩法。1924年,他在中国出版了一本教西方人玩麻将的书《巴布考克麻将规则手册》,就是大名鼎鼎的“启蒙书”,被视为至高无上的启蒙经典。他在书中统一了英文术语的规范,并拥有版权。从此,麻将有了自己的官方英文名“Mah-jongg”。这本书在通商口岸的城市里广受欢迎,从1920年到1924年,印了十二版,还漂洋过海,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印刷和出售。

  几乎从那时起,中国开始向欧美国家大量出口麻将牌。根据民国的税收资料,1922年9月,旧金山的木材商哈蒙特从上海进口了一批总价值5万美元的麻将牌,并成立了专门的麻将销售公司。这是麻将牌第一次大规模进入美国市场的开始。

  美国刮起的麻将热中,麻将牌供不应求。1922年,美国进口的13万副麻将被抢购一空,售价高达500美元一副;当年的销售猛增到150万副。1923年,纽约公园大道的年度街会准备邀请12位中国人给大家示范打麻将,结果街会刚开始一天,用于展示的麻将牌就被看客们强行买走了。

  其时美国商业部的一份报告甚至指出,大量骨头正从芝加哥和堪萨斯城出口到中国,中国人用该原料制作成麻将牌后,再返销到美国以满足美国市面上对高品质手工制麻将牌的需求。为了让西方人玩起来更方便,当时出口的很多麻将还在条、饼和万上标明了阿拉伯数字。

  到1923年末,已经有大概1500万美国人在玩麻将。从当年报纸杂志的报道称,1923年美国《纽约时报》上刊登一份麻将广告,称某教会开了一个麻将学习班,正招聘学员,每人学费10美元。同年3月号的《名利场》刊登了作者福斯特的麻将推荐文章,他将一场麻将风暴形容为台风,仿佛预警一般。他写道:“去年4月在西太平洋登陆的麻将风暴的中心,正以其毫不减弱的风力继续向美国东部劲吹,并已于今年早些时候移到了美国东部波士顿和缅因州的一些社交场所。预计,麻将风暴中心将继续向纽约城进发,目前纽约城已经有十几个专事麻将教学的专家严阵以待。没有私人教师教授麻将的美国人则起劲地阅读着巴布考克的麻将启蒙书……”

  那个年代,美国社会正处在最灿烂和繁华的时期,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进入现代生活。正是在这个时期,麻将这种有如鸦片般的小骨牌特别被美国女性青睐。

  此时,男性在城市公司里任职的越来越多,而女性生活越来越自由,她们不用终日在家操持家务,因此一起休闲度日的时间非常多,麻将便成了她们在丈夫上班后的最佳休闲活动。

  麻将甚至成了主妇们“形式上的治疗方法”,用以排解对在城市中工作的丈夫的担忧。一张拍摄于1924年的老照片表现了麻将进入美国后的特点。照片中有四名身穿泳衣、神态悠闲的美国女性,在泳池里的浮桌上打着麻将。此情景反映的社会现实就如《绝望主妇》中那群每周无论多忙都要聚在一起打牌的主妇一般。

  白人女性瓦雷利被当地人称为“白人中的麻后”,她每周打9次短时间几圈麻将,外加两次“马拉松麻将”——周日上午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半,再从次日上午十一点玩到晚上七点,每周打麻将的时间大约30个小时。作为这种流行的一个表现,艾迪·康特为一出音乐剧写了一首歌,名叫《当老妈开始打麻将》,歌词说“自从老妈开始打麻将,家里线日出版的《生活》杂志封面画的是一对中国老夫妇打麻将,标题有谐音的趣味:“老爸老妈(麻)将”(Paand Ma Jongg),底下扔着一东一西两张牌,似乎暗示着东风传入西方,麻将风靡东西两边。

  当然,无处不在的中国留学生更是将麻将带到美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先驱。“他们天涯相遇,一见如故,谈起外患内乱的祖国,都恨不得立刻就回去为它服务,但船走得这样慢,大家一片乡心,正愁无处寄托,不知哪里忽来了两副麻将牌,麻将当然是国技,又听说在美国风行;打牌不但有故乡风味,并且适合世界潮流。”这是钱钟书在《围城》开头写出的场景,在当时确实是十分常见。

  虽然麻将是中国国粹,也是中国的留学生将它带往了世界各个角落,但要说有效的文化推广,确是日本和欧美国家做得更好,尤其是日本。

  有一个美国留学生,拿着美国的奖学金到日本去研究麻将文化,临行前还受到了希拉里的接见。2007年第一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在成都举行,当时他在日本的研究也即将结束,回国前打算到麻将的起源地中国看一看。笔者当时问他为何要到日本研究中国的东西,他说:“日本有世界上最大的麻将博物馆,收藏了各国有关麻将的文物和资料。”

  日本建起麻将博物馆,其他国家也组织了各种麻将协会。美国麻将协会会长路易斯·玛多说:“1999年,我们成立了美国麻将协会,目的就是推广这项古老的游戏。”他们还举办了首届北美麻将冠军联赛,吸引了200多名选手参加。

  玛多认为,举办这些比赛不仅是为麻将爱好者提供聚会机会,还能让他们结交新朋友。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参赛选手马特·伯格说:“我一直都玩在线麻将,此次大赛让我很兴奋,与真实玩家对决,那种感受非常不一样,我期待着能参加一场国际麻将大赛。”

  荷兰是欧洲的“麻将桥头堡”,这项游戏从这里登陆,随后传遍欧洲各国。2005年,荷兰麻将爱好者成立了“荷兰麻将协会”。随后欧洲各国麻将协会纷纷涌现,就在同一年,澳大利亚、丹麦、法国、德国、匈牙利、意大利、荷兰等7国麻将协会倡议在丹麦注册成立了欧洲麻将协会。世界麻将组织称,“截至目前,已经有14个欧洲国家的麻将协会成为欧洲麻将协会的成员。”

  现在不仅很多国家有了自己的联赛,麻将也有了欧锦赛和世锦赛。格雷姆说他对麻将的爱“至死不渝”,虽然参加比赛颗粒无收,他仍不知疲倦地发展牌友,争取组个强队,一起参加荷兰和奥地利的世锦赛。

  “以前我知道中国人能将食物做得花样百出,没想到还能将这些四四方方的‘小砖头’玩得如此出神入化。”56岁的美国人查尔斯·戈尔茨坦是奥克兰市一家房屋中介的销售经理,有一回,邻居凯蒂老太太邀请他去做客,从此,他认识了麻将这个新鲜玩意儿。

  凯蒂一家是来自香港的移民,见查尔斯对麻将好奇,就开始教他玩广东麻将。“我以前喜欢弹钢琴和拉小提琴,但最近疯狂爱上了麻将。中国人实在太聪明了,这种游戏学起来非常复杂,玩起来非常有趣。你永远不知道上帝给你的下一张牌是什么。中国朋友告诉我,玩麻将可以让脑子活跃,据说还能预防老年痴呆。”本来查尔斯只是周末去邻居家玩麻将,但为了“预防老年痴呆”,他开始在网上寻找牌友。他在facebook上参加了一个名为“超级麻将”的小组,这个小组已经有1万多名成员,大家一起在网上交流经验和“约局”。

  他们认为,在牌桌上可以学到很多非常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但奇怪的是“为什么中国不争取让麻将也成为奥运会的一个项目?”

  (原载《世界博览》,部分资料来源于《看历史》、《华西都市报》、《重庆晚报》)

  • Power by DedeCms